试压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试压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页岩气革命来临沙特何去何从-【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46:09 阅读: 来源:试压泵厂家

页岩气革命来临 沙特何去何从?

中国页岩气网讯:五六年前,因为油气产量逐年下降的趋势,导致人们为不远的将来就要发生的油荒忧心忡忡。没人想到,页岩气革命将整个形势逆转 本刊记者/徐方清

(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在向包括国王阿卜杜拉·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在内的沙特政要和王室成员发出公开信3个月后,沙特亲王阿瓦里德于7月底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公布了信件的内容。

从4月到5月,阿瓦里德先后三次写信呼吁王室和政府警惕美国页岩气革命的冲击,最长的一封信写了14页,希望沙特改变过于依赖石油的经济增长模式。这位沙特王室里的亿万富翁用绿色墨水写道:“沙特的收入来源应该多样化,需要尽快确立一个清晰的蓝图然后加以落实。”

沙特石油和矿产资源部官员证实,该部部长阿里·纳伊米收到了阿瓦里德的来信。但迄今为止,王室和政府并没有做出回应。

4月份访美时,纳伊米在位于华盛顿的一家美国智库发表演讲时称,沙特欢迎美国增加石油产出,稳定全球石油价格。

但基于沙特四成的国内生产总值以及九成的出口收入来源于石油产业,美国页岩气革命所引发的担忧正在加剧,因为全球对沙特等OPEC国家的石油依赖正逐渐下降。

美国能源部7月底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已探明的页岩气储量由320亿桶增加到580亿桶,而在其调查范围内的42个国家的页岩气储量为3450亿桶。按照全球目前每天石油需求量为9000万桶计算,这可以满足全世界超过10年的石油需求。

阿瓦里德所担心的是,对于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同时也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主要成员国的沙特来说,当世界不再像过去数十年那般依赖中东的“黑色黄金”,沙特还能靠什么吸引世界的关注,并保持其作为中东大国的显耀地位。

页岩气革命的威胁

“出于对国家的热爱”,阿瓦里德选用绿色墨水来写公开信。绿色,是伊斯兰世界最崇尚的颜色,亦是沙特国旗和国徽的主色。

现年58岁的阿瓦里德亲王,是国王阿卜杜拉的侄子。虽然在政治上没有实权,但他却是沙特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最著名的企业家、投资家之一。《阿拉伯商业》杂志每年评选的阿拉伯富人排行榜,阿瓦里德多次登上榜首,成为“中东首富”。美国《时代》杂志将他誉为阿拉伯世界的“巴菲特”。

阿瓦里德的投资领域十分广泛,包括IT业、酒店业、传媒业和房地产业等,苹果公司、摩托罗拉、迪斯尼还有很多欧美和中国的酒店,都有他的股份。但或许是因为父亲曾因倡导政治改革遭政府驱逐而流亡国外,阿瓦里德一直远离政治,在投资上也远离维系着国家和王室命运的石油。

对于很少卷入王室和政府纷争的阿瓦里德来说,这次选择在推特上将自己和政府的分歧公开化,是他不希望自己的呼吁“石沉大海”,而希望有更多的沙特人来关注美国页岩革命带来的冲击和威胁。

得益于高压水力压裂技术和水平钻探技术在美国油气开采业的推广,被称为非传统油气田的页岩油气田,一改过去长时间被弃之一边的命运,如今变身油气宝库。技术革新所导致的页岩气变废为宝的这一进程,被称为“页岩气革命”。

“页岩气革命并非是指新发现了油气田,而主要归功于开采技术的进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石油工程师加里·朗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

加里·朗详细介绍了引发页岩气革命的两种新技术:“高压水力压裂技术可改善石油储层渗透性,使得这些用传统技术难以开采的石油储层能真正成为随时可取用的石油库存;而水平钻探技术则使得钻机像一根弯曲的吸管,可以进行直径长达一公里的水平钻探,这让传统的立式钻探技术难以采掘的岩层间油气成为可开采的资源。”

按照加里·朗提供的EIA稍早前发布的数据,美国目前已探明的页岩气仅次于俄罗斯,居世界第二位。对于一直怀揣着“能源独立”梦想的美国来说,新技术为梦想插上了翅膀。

来自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显示,2012年美国从OPEC成员国的石油进口量降至自1998年以来的最低值;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美国自身的原油产量日增约60万桶,每天超过600万桶,创下15年来的最高水平。国际能源署还预测,全球对欧佩克原油的需求未来5年间将显著下跌。

美国借助于页岩气革命逐渐走向能源独立还远不是让阿瓦里德感到担忧的全部。2009年中国超越美国成为沙特最大的石油出口国,而中国页岩气储量也相当丰富,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现在,中国已尝试在页岩油气开采上和美国进行技术合作,尽管这才刚刚开始。

“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必然会威胁到沙特。” 阿瓦里德在信中发出警告说。

在路透社看来,沙特政府试图回避或淡化美国页岩气革命的威胁,阿瓦里德在推特上将警告公布于世,是想通过公共舆论对政府施加压力,“在沙特,虽然推特用户数量并不多,但在商界人士中已经很流行了。”

加剧OPEC内部危机

已经在沙特石油和矿产资源部部长的职位上呆了20余年的纳伊米,虽然从未针对阿瓦里德的信件进行直接回应,却在多个国际公开诚和阿瓦里德展开隔空对话。

在5月底于维也纳召开的一年一度的OPEC成员国会议上,与会的纳伊米称自己乐见美国石油产量的增加,“市场供需两旺,这样的石油市场正处于最好的时候。”这比他4月访美时的表态更加高调。

纳伊米自有乐观的理由。2012年,美国从沙特进口的原油量未减反增,日均130万桶,为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沙特的高硫黏性原油还没有明显的替代品”。

不过,在OPEC内部,却少有人附和他的声音,尽管他其实是OPEC组织里最有影响力的领导人。维也纳会议结束后发表的公开文件中,只字未见关于页岩气革命问题的内容。这种对于最热议题的回避显得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在沙特石油问题专家易扑拉辛看来,不说恰恰说明了存在难以达成一致的问题,相关各方只好采取拖延战术。

不到两周之后,尼日利亚石油部长马杜艾克发出声音,声称页岩气革命对于OPEC来说是“最严重的威胁之一”。和去年沙特对美石油出口相左的是,尼日利亚和安哥拉对美国的日均出口量之和仅为55万桶,为最近25年来的最低水平。

平静的水面下,OPEC成员国之间围绕着页岩气革命的分歧和矛盾已暗流涌动。“以沙特为首的重油派和以尼日利亚以及安哥拉等非洲国家为首的轻油派分歧明显,一方称页岩气有助于稳定世界原油市场及原油价格,另一方则认为页岩气将威胁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地位。” 易扑拉辛在接受沙特《石油报》采访时表示。

相比页岩气革命对石油产出市场格局的影响,OPEC的内部矛盾中隐藏着更大的危机。成立50余年来,这个在前20年曾呼风唤雨的组织如今已有些名存实亡的意味,随时可能滑向分崩离析的境地。

利雅得投资公司MASIC的战略投资主管师萨卡纳基思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撰文称,沙特最大石油供应国的地位并不会受到威胁,因为美国的目的是能源独立,而不是争夺出口市常此外,沙特的有效剩余产能占OPEC总剩余产能的60%以上,其原油市嘲稳定器”的作用无可替代,在利比亚战争期间、2012年美国和伊朗关系吃紧时表现颇佳。

不过,这一切建立在其他OPEC成员国配合的基础上。如果一些成员国集体唱起反调,即便这些成员作为个体的能量并不大,但沙特的作用也将打上大大的问号。

摆脱石油依赖症

1973年10月,阿拉伯产油国宣布对美国实施石油禁运,以报复美国在中东战争中帮助以色列的举动。接下来的1974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遭遇了3.5%的负增长。

这场惨痛的历史教训后,美国历任总统都将寻求能源独立作为目标,但高能耗的现代化工业摆脱不了对石油进口的依赖,这些目标离现实似乎越来越远,直到运气颇佳的奥巴马遇到了“页岩气革命”,终于有了得愿所偿的路径。

令人唏嘘的是,曾经呼风唤雨的一些阿拉伯产油国却日渐式微。这些蕴藏在其国土下的“黑色黄金”成了不折不扣的双刃剑。包括沙特在内,它们不得不面临同一种拷问:除了石油之外,还有什么?

商海沉浮修炼出对于危机异常敏锐的嗅觉,让阿瓦里德等沙特的商界精英多了一份警觉:如果美国真的做到了能源独立,如果中国和印度等当下的能源需求大国都做到了能源独立,沙特的石油还是“黑色黄金”吗?到底是这些国家依赖沙特等产油大国,还是沙特依赖这些需求大国?

“一个国家要实现能源独立,增加石油开采量是治标,降低能源需求量、实现能源多元化才是治本。”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能源、环境与资源研究员格莱达·拉恩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这家位于伦敦的研究所成立于1920年,长期关注全球能源格局的演变,致力于推动全球能源和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而当能源需求大国都在想方设法寻求能源独立、摆脱石油依赖症时,对于沙特这样的能源供应大国来说,防范危机的有效办法亦是寻求“独立”,不让经济过于依赖石油,实现经济发展多元化。

在格莱达·拉恩看来,如今各种新能源技术日新月异,很难预料,下一嘲页岩气革命”会在什么时候到来。

阿瓦里德的担心并不多余,沙特的准备和防范宜早不宜迟。

Coursera上市

精彩时光尽在轻蜂加速器

加速器导航

款多功能海外加速器和实用有趣的海外网站推荐